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零四章

时间:2018-09-23
过了好一会儿,几个姑娘洗涤已毕,这才一一上岸着衣。此时晚风轻拂,沐浴过后,诸女都感神清气爽。杨小鹃朝着石娘子、蓝灵玉所在 岩石叫唤:「大姐、三姐,该你们洗啦!」
  石娘子和蓝灵玉先后跃下石来。石娘子看看众人,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跟三妹在这儿洗就好了。」杨小鹃道:「大姐,换我们帮你们 看守啊。」石娘子微笑道:「你们六个还是回去吧,难不成要紫缘姑娘和赵姑娘也一起看守么?没这个道理。」杨小鹃不依,拉着石娘子道: 「起码让我留下来嘛。」
  杨小鹃想要留下,紫缘、华瑄、小慕容、赵婉雁的心思却都飞到了向扬、文渊身边,对此倒是不甚坚持。石娘子说道:「四妹,别撒娇啦 ,我正有些话想独自跟三妹谈,你就回客栈去,跟华姑娘她们玩吧。」杨小鹃噘了噘嘴,道:「华妹妹一回去,就要跑去文公子那儿啦,我还 有什么好玩啊?」
  华瑄大羞,连忙分辩道:「这……不……不会啦,今天文师兄有慕容姐姐跟紫缘姐姐陪啊。」杨小鹃道:「还不是一样嘛,反正你们三个 都会一起跟他……」
  话没说完,小慕容已是脸色羞红,赶紧上前摀住杨小鹃的嘴,拉着杨小鹃便跑。
  凌云霞忍着笑,朝紫缘道:「紫缘姑娘,四妹她说话直,请你多担待些啦。」
  紫缘双颊绯红,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牵着华瑄的手跟了上去。凌云霞带着赵婉雁,片刻之间,六女走得乾乾净净。
  石娘子微微一笑,道:「三妹,该我们啦,你昨天也打得累了,好好洗个澡罢。」蓝灵玉点了点头,道:「是啊。」心中却有些不安,寻 思:「大姐有什么话要跟我说?连二姐、四妹也不能听么?」她素知这位义姐精明能干,难道是自己近日来心神不定,被石娘子看了出来?想 到此处,蓝灵玉登觉有些不知所措,但表面上依然若无其事,将双戟放在岸边石堆上,慢慢解开衣衫。
  石娘子除尽衣物,散开头髮,坐在岸边,俯身掬起河水,轻轻梳洗髮丝,又轻轻淋上身体,水痕缓缓流过她胸前,沿着腰腹滑落。平时石 娘子沉着冷静,感情不轻易流露,战阵之中气定神闲,绝少现出女儿身的娇柔一面,此时河畔出浴,卸去了朴素的衣衫,蓝灵玉在旁看着,只见她体态纤秀,举止之间,自有一种淡淡的端庄娴雅,不禁暗想:「上次跟大姐洗澡,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大概有好几年了罢。大姐平常成熟 稳重,想不到身体这样美,若是打扮起来,不知道有多好看。」
  想着想着,蓝灵玉也褪下了衣服,步入水中,泡在清凉的河水中,登感精神一振,轻轻捧水洗净身体肌肤。
  石娘子忽然道:「三妹,现在没有旁人,你有什么心事,跟大姐好好说罢。」
  蓝灵玉心头一惊,低下头去,假意掬水搓揉双乳,低声道:「我哪有什么心事?
  大姐,你别乱说啊。「
  只听轻轻的「泼刺」声响,石娘子也下了水来,到了蓝灵玉身前,凝视她的双眼,道:「三妹,我们姐妹相处这么多年,难道我还看不出 来?你从南方回来后,便时常魂不守舍,失了从前那股英气,从来就不爱穿女装的你,这几天也常穿了些,脾气也没有以往那样沖。」蓝灵玉 越听越是紧张,却无法反驳,只有默默听着。
  石娘子道:「究竟遇上了什么事,让你变成这样?」蓝灵玉低着头,避开石娘子视线,说道:「没……没有啊。」说话之际,声音微微发 抖,心中想到慕容修的种种行径,实在羞于启齿,不敢让石娘子知晓。
  石娘子双手按在蓝灵玉肩头,轻声道:「没什么好丢脸的,烦恼的事情,说出来会舒坦些。」蓝灵玉身子一颤,低声道:「我……我…… 」心中打不定主意,一抬头,见石娘子脸色平和,忍不住一阵激动,投在石娘子怀里,叫道:「大姐,我……我被……我被他……他……」说 着说着,已是语带呜咽,就在石娘子怀抱中哭了出来。
  她自从受到慕容修恣意侮辱以来,没有一个倾诉的对象,已是烦苦之极,之后被杨小鹃撞见,更是提心吊胆,生怕杨小鹃无意间说漏了嘴 ,心中实是说不出的痛苦。此时最为敬重的大姐温言安抚,触动心事,蓝灵玉再也压抑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几乎是痛哭失声。石娘子轻轻抱 着蓝灵玉,缓缓拍着她的背脊,并不言语。
  蓝灵玉大哭一阵,心神稍定,勉强止住眼泪,一时仍然哽咽着难以说话。石娘子柔声道:「好些了吗?」蓝灵玉肩头抽搐,拭了拭泪水, 呜咽着道:「大姐……我……我给人凌辱了……我……我好想死……」石娘子身子微微一震,低声道:「三妹,你……失贞了么?」蓝灵玉摇 摇头,颤声道:「不……没有……可是,他对我做的事,实在……实在是……」说到这里,又已泣不成声,泪水一滴滴落入河中。
  石娘子静静地抱着蓝灵玉,歎了口气,道:「他是谁?」蓝灵玉心中一震,低声道:「大姐,我……我……我说不出,真的没办法说了。 」石娘子点了点头,道:「你打算怎么办?」蓝灵玉无力地摇着头,呜咽道:「我不知道……」
  石娘子道:「他还想纠缠你么?」蓝灵玉呆了一呆,似乎一时失神,道:「他……我也不知道……可是……他并不是全无悔意……」说着 轻轻离开石娘子怀抱,但身子仍然微微颤抖。石娘子道:「三妹,你并不想杀这人,是吗?」
  蓝灵玉又是一呆,脑海一片空白,喃喃地道:「杀了他?杀了他?」轻轻摇头,凄然道:「我杀不了他的,我……我也不太想杀他。」为 什么说出这样的话,蓝灵玉只觉自己也难以解释,想起慕容修自断手指的惊心动魄,心中的气恼时起时落,更是迷惘。
  石娘子没再多说什么,静静地洗了一阵,道:「无论如何,三妹,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大姐谈,大姐会帮你的。」蓝灵玉低声道:「 我知道,谢谢大姐,你别担心。」
  石娘子坐上岸边,回头道:「洗好了么?」蓝灵玉嗯了一声,道:「我还想洗一下。嗯,大姐,我想在这里静一静。」石娘子道:「要我先回去么?」蓝灵玉低声道:「对不起,可是……我心里好乱,好多事情要想。」石娘子微微点头,道:「没关係。」顿了一顿,道:「想够 了,便快点儿回来,别让二妹、四妹担心了。」蓝灵玉的愁容浮现一丝微笑,低声道:「大姐,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
  石娘子穿好衣衫,望了望悄立水中的蓝灵玉,忍着歎息,缓步离去。
  静夜河畔,四周只剩下自己一人,蓝灵玉仰望夜空,不经意地揉洗肩膀,情绪渐渐平复,心道:「如今大姐也知道啦。再这么下去,终究 不是办法。」
  她轻轻抚摸自己的颈部,想起自己挥戟自尽,却被慕容修救起,心想:「他对我到底有什么企图?是要我的身体,还是只想故意折磨我? 可是……他拉断自己的手指,那时的表情,是假装不来的。」
  想到这里,蓝灵玉忍不住伸手轻掩下体,歎息一声,暗道:「他还没有当真夺走我的贞操,可是被他这样欺凌,又有什么差别?大姐说我 失了英气,那是我变得软弱了?难道我要一直这样自伤自怜下去?」
  霎时之间,蓝灵玉想到了紫缘:「紫缘姑娘的遭遇,比我不幸得多,可是她却能这样坚强,我蓝灵玉枉有一身武功,反而不及紫缘姑娘? 」思及此处,蓝灵玉强自打起精神,心道:「那糟蹋紫缘姑娘的恶贼,已经无法再寻,可是大慕容却就在客栈。也罢,我就去跟他说个清楚, 看他到底意欲何为。要是他真要恃强施暴,我跟他拚死命便是,也胜于苟活。」
  心中做了这个决定,蓝灵玉只觉心情複杂,一咬牙,用力泼起水来沖洗脸庞,冰凉的水洒在脸上,心情稍稍稳定,转身往岸边石堆走去。 到了石堆边,正欲上岸穿衣,却发现石上双戟、衣衫都已不在原处。
  蓝灵玉心头一惊:「刚才大姐离开时,明明还放在这里,怎地不见了?」一转念间,第一个念头便是敌人来到,可是放眼四周,近处石影 ,远方树影,水中月影,却哪里有个人影?
  她惊疑不定,心道:「附近都是旷野,倘若有人接近,我怎会全然无法察觉?」
  她凝神静听,希望探觉週遭有无异样声息,可是耳中但闻流水声响,更无其他声音。
  听着流水声阵阵入耳,蓝灵玉突然惊觉:「岸上不见人影,难道敌人竟是从水底而来?」这个念头才一转过,突觉脚踝边水流有些怪异, 跟着双脚一紧,似被什么柔软物事给缠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