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现代供应链管理 路在何方?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20-09-13 02:01 

蒂森克虏伯对波音供应链的集成管理模式

微信截图_20200908150713.png

波音787生产整合中心(部分内容参考普华永道资料)

德迅对空客供应链的集成服务模式

中国航空报讯:当今时代,供应链体系已成为影响产业竞争力、关系产业安全的重要因素,如何通过供应链的牵引和驱动,重塑竞争力,实现追赶和超越,已成为各行业企业乃至世界各国高度关注的重要问题。

航空产业是世界大国博弈的核心领域,处在科技创新的最前沿,是关系到国家安全、国民经济水平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性产业。航空工业党组书记、董事长谭瑞松多次强调指出,世界一流的航空制造企业必须要有一流的供应链体系,对标世界一流,抓紧建设现代供应链体系,是建设航空强国的重要路径,是决定未来发展的大问题。

为此,本版特推出“现代供应链”专栏,对国内外航空供应链管理的前沿动态、发展趋势及典型案例进行分享,敬请关注。

在专业化分工日益精细的时代,高端制造业的产业链越来越长、网络布局越来越广,不确定性不断攀升,“黑天鹅”“灰犀牛”事件频发。企业、行业乃至国家的供应链自主管理能力的强弱,越来越成为决定企业、行业、国家兴衰的关键因素。

所谓现代供应链管理,核心是通过资源集成、信息技术控制,建立从原始供应商到最终客户的端到端管理,同时快速响应客户需求,实现各利益相关方整体利益最大化和整体运营效率最优,建立共赢互利的行业生态圈。

变革,势在必行航空产业作为我国国防军工业的重要力量之一,其供应链管理能力不仅关乎各个航空企业自身的竞争力,更关乎我国的国防总体实力。

我国的航空工业创建于抗美援朝的战火之中,当初为了分散风险,网络布局采用了多点建设的模式。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一布局模式往往因追求局部最优,而造成了资源的分散,亟待形成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进而满足现代供应链管理理念中追求整体利益最大化的要求。

同时,由于航空制造业本身所具有的特点,使航空供应链管理面临以下挑战:

产品复杂度高、制造周期长、批量小、资本密集、质量要求高且要全程可追溯,加剧了航空供应链的管理难度;组装生产测试既要基于项目的排期,同时又受到客户变更的影响,计划难度极高;多级供应商以及长短周期物料给物料齐套带来困难;制造商与多级供应商之间的信息传递和协作难度大,供应商管理极其复杂;库存居高不下,周转速度慢,成本管控难度大;为确保质量安全可追溯性,对物料数据和生产测试数据的可获得性要求高。

随着近年来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信息化程度的提高,国家对供应链的创新和应用也越来越重视。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将现代供应链作为国家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的六大领域之一。2017年10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供应链在促进降本增效、供需匹配和产业升级中的作用显著增强,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支撑”。2018年,商务部等多部委又多次印发有关供应链建设、创新与应用等相关文件,部署在重点工业及流通领域建设现代供应链体系。2020年7月,工信部、发改委等15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指导意见》,将供应链管理作为推动服务型制造创新发展的核心要素。

航空产业需要坚守行业制高点,支撑强国强军战略,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因此,建设科学、专业、高效的航空现代供应链体系势在必行,也是保证我国航空产业链安全可靠、降低产业整体成本、提升效率的必由之路。在国家政策与产业需求的双重驱动下,航空工业党组提出了“集团抓总、主机牵头、平台支撑、体系保障”四位一体的航空供应链建设思路,及打造自主可控、世界一流的航空工业现代供应链体系的目标。同时积极整合内部航空供应链业务资源,成立了中航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旨在为航空客户提供采购、仓储配送、运输、零部件管理、智能制造、智能装配等专业化的供应链集成服务。自此,航空供应链管理的深度变革全面开启。

趋势,路在何方趋势一:外包化在国际方面,外包供应链模式和风险分担伙伴关系(RSP)被运用到航空制造业,以降低供应链复杂度,降低投入和分散风险。以波音787和空客A380为例:

index.png

我国的航空主机厂所也正在向“小核心,大协作、专业化、开放型”科研生产体系模式转化,新产品也开始按“主制造商-主供应商”模式进行分工协作。在非核心外包化趋势下,由于路径长、通信流复杂、协作计划缺乏,导致响应延迟,这些特征逐步催生出了供应链集成和统一服务的需求,即趋于专业化服务,以加强供应链协作,适应整体优化的要求。

趋势二:专业化供应商管理和采购、库存、运输服务等趋向专业化和集成化,形成专业化的供应链集成服务公司或机构,以取得规模优势和集成优势,为供应链条上的相关方提供低成本的端到端服务。

蒂森克虏伯、德迅分别为波音、空客供应链管理的专业化服务商,实现了航空供应链的资源整合,由多级分散的管理模式转变为由统一的专业公司提供集成服务。

蒂森克虏伯的材料服务单元提供针对航空制造业客户的原材料加工、组件服务以及覆盖供应商管理、采购、原材料仓储和物流的供应链集成服务,服务范围现已遍布20个国家,服务客户包括波音、赛斯纳、庞巴迪、沃特等航空制造领先企业。

航空产业关乎国防安全及供应链链主的核心商秘,专业化的供应链集成服务商基于信任的限制多源于内部企业或高度关联企业,内部专业化集成在现实环境下更具可行性和可靠性。在面对高度复杂的管理现状及协同需求时,数字化成为了专业化服务公司实现集成的有力工具。

趋势三:数字化国际先进航空企业已经开始探索运用多种数字化技术对供应链进行集成管理,增强供应链协同和计划性,如数字中心、IoT、区域链技术等。IoT驱动的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制造商增加供应链透明度,对产品生命周期的信息记录进行管理,从而简化运营流程,过滤不必要的干扰,准确获取想要的服务和方案。

波音为管理波音787民机的全球供应链和生产制造网络,在2007年开始建立787生产整合中心(PIC-Production Integration Center)并于2008年投入使用,最早服务于北美、欧洲和中国地区的供应链运营,之后逐步扩展到全球供应链。在波音787 PIC的设计过程中,波音委托外部软件公司达索提供具体设计及工程实施。达索公司在进行PIC设计之前,对波音787生产组装的全过程进行了完整的模拟,以识别设计要点。在波音787 PIC中,波音787的供应商通过波音开放的接口,向波音提供包括物料、零件、组件等的交付进度安排和物流跟踪,同时波音利用数字化手段对主要供应商的生产制造过程等进行监控,对遇到的问题进行及时解决,以实现对整体交付进度的把握。这一切都是通过达索公司开发的Flight Explorer软件进行集成和分析的。同时该软件还可以对人员进行科学配置,并利用先进的信息系统与全球5000多家供应商保持紧密联系,综合管理几十万的零件情况。波音787生产整合中心相当于生产调度指挥中心,确保波音787飞机的生产顺利完成。

蒂森克虏伯对波音供应链的集成管理模式

微信截图_20200908150713.png

波音787生产整合中心(部分内容参考普华永道资料)

德迅对空客供应链的集成服务模式

中国航空报讯:当今时代,供应链体系已成为影响产业竞争力、关系产业安全的重要因素,如何通过供应链的牵引和驱动,重塑竞争力,实现追赶和超越,已成为各行业企业乃至世界各国高度关注的重要问题。

航空产业是世界大国博弈的核心领域,处在科技创新的最前沿,是关系到国家安全、国民经济水平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性产业。航空工业党组书记、董事长谭瑞松多次强调指出,世界一流的航空制造企业必须要有一流的供应链体系,对标世界一流,抓紧建设现代供应链体系,是建设航空强国的重要路径,是决定未来发展的大问题。

为此,本版特推出“现代供应链”专栏,对国内外航空供应链管理的前沿动态、发展趋势及典型案例进行分享,敬请关注。

在专业化分工日益精细的时代,高端制造业的产业链越来越长、网络布局越来越广,不确定性不断攀升,“黑天鹅”“灰犀牛”事件频发。企业、行业乃至国家的供应链自主管理能力的强弱,越来越成为决定企业、行业、国家兴衰的关键因素。

所谓现代供应链管理,核心是通过资源集成、信息技术控制,建立从原始供应商到最终客户的端到端管理,同时快速响应客户需求,实现各利益相关方整体利益最大化和整体运营效率最优,建立共赢互利的行业生态圈。

变革,势在必行航空产业作为我国国防军工业的重要力量之一,其供应链管理能力不仅关乎各个航空企业自身的竞争力,更关乎我国的国防总体实力。

我国的航空工业创建于抗美援朝的战火之中,当初为了分散风险,网络布局采用了多点建设的模式。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一布局模式往往因追求局部最优,而造成了资源的分散,亟待形成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进而满足现代供应链管理理念中追求整体利益最大化的要求。

同时,由于航空制造业本身所具有的特点,使航空供应链管理面临以下挑战:

产品复杂度高、制造周期长、批量小、资本密集、质量要求高且要全程可追溯,加剧了航空供应链的管理难度;组装生产测试既要基于项目的排期,同时又受到客户变更的影响,计划难度极高;多级供应商以及长短周期物料给物料齐套带来困难;制造商与多级供应商之间的信息传递和协作难度大,供应商管理极其复杂;库存居高不下,周转速度慢,成本管控难度大;为确保质量安全可追溯性,对物料数据和生产测试数据的可获得性要求高。

随着近年来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信息化程度的提高,国家对供应链的创新和应用也越来越重视。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将现代供应链作为国家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的六大领域之一。2017年10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供应链在促进降本增效、供需匹配和产业升级中的作用显著增强,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支撑”。2018年,商务部等多部委又多次印发有关供应链建设、创新与应用等相关文件,部署在重点工业及流通领域建设现代供应链体系。2020年7月,工信部、发改委等15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指导意见》,将供应链管理作为推动服务型制造创新发展的核心要素。

航空产业需要坚守行业制高点,支撑强国强军战略,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因此,建设科学、专业、高效的航空现代供应链体系势在必行,也是保证我国航空产业链安全可靠、降低产业整体成本、提升效率的必由之路。在国家政策与产业需求的双重驱动下,航空工业党组提出了“集团抓总、主机牵头、平台支撑、体系保障”四位一体的航空供应链建设思路,及打造自主可控、世界一流的航空工业现代供应链体系的目标。同时积极整合内部航空供应链业务资源,成立了中航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旨在为航空客户提供采购、仓储配送、运输、零部件管理、智能制造、智能装配等专业化的供应链集成服务。自此,航空供应链管理的深度变革全面开启。

趋势,路在何方趋势一:外包化在国际方面,外包供应链模式和风险分担伙伴关系(RSP)被运用到航空制造业,以降低供应链复杂度,降低投入和分散风险。以波音787和空客A380为例:

index.png

我国的航空主机厂所也正在向“小核心,大协作、专业化、开放型”科研生产体系模式转化,新产品也开始按“主制造商-主供应商”模式进行分工协作。在非核心外包化趋势下,由于路径长、通信流复杂、协作计划缺乏,导致响应延迟,这些特征逐步催生出了供应链集成和统一服务的需求,即趋于专业化服务,以加强供应链协作,适应整体优化的要求。

趋势二:专业化供应商管理和采购、库存、运输服务等趋向专业化和集成化,形成专业化的供应链集成服务公司或机构,以取得规模优势和集成优势,为供应链条上的相关方提供低成本的端到端服务。

蒂森克虏伯、德迅分别为波音、空客供应链管理的专业化服务商,实现了航空供应链的资源整合,由多级分散的管理模式转变为由统一的专业公司提供集成服务。

蒂森克虏伯的材料服务单元提供针对航空制造业客户的原材料加工、组件服务以及覆盖供应商管理、采购、原材料仓储和物流的供应链集成服务,服务范围现已遍布20个国家,服务客户包括波音、赛斯纳、庞巴迪、沃特等航空制造领先企业。

航空产业关乎国防安全及供应链链主的核心商秘,专业化的供应链集成服务商基于信任的限制多源于内部企业或高度关联企业,内部专业化集成在现实环境下更具可行性和可靠性。在面对高度复杂的管理现状及协同需求时,数字化成为了专业化服务公司实现集成的有力工具。

趋势三:数字化国际先进航空企业已经开始探索运用多种数字化技术对供应链进行集成管理,增强供应链协同和计划性,如数字中心、IoT、区域链技术等。IoT驱动的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制造商增加供应链透明度,对产品生命周期的信息记录进行管理,从而简化运营流程,过滤不必要的干扰,准确获取想要的服务和方案。

波音为管理波音787民机的全球供应链和生产制造网络,在2007年开始建立787生产整合中心(PIC-Production Integration Center)并于2008年投入使用,最早服务于北美、欧洲和中国地区的供应链运营,之后逐步扩展到全球供应链。在波音787 PIC的设计过程中,波音委托外部软件公司达索提供具体设计及工程实施。达索公司在进行PIC设计之前,对波音787生产组装的全过程进行了完整的模拟,以识别设计要点。在波音787 PIC中,波音787的供应商通过波音开放的接口,向波音提供包括物料、零件、组件等的交付进度安排和物流跟踪,同时波音利用数字化手段对主要供应商的生产制造过程等进行监控,对遇到的问题进行及时解决,以实现对整体交付进度的把握。这一切都是通过达索公司开发的Flight Explorer软件进行集成和分析的。同时该软件还可以对人员进行科学配置,并利用先进的信息系统与全球5000多家供应商保持紧密联系,综合管理几十万的零件情况。波音787生产整合中心相当于生产调度指挥中心,确保波音787飞机的生产顺利完成。

友情链接: